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爱中文网 -> 魔幻言情 -> 山海秘闻录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欲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目送着芸姨走进了辛夷的房间。

    大门合拢,围绕着辛夷房间的阵法流转,四角押阵之物带着微微的毫光亮起,那一根显眼的巨大图腾柱顶端,状入狐尾的皮毛无风自动,竟然带上了三分凄凉的感觉。

    “我再出来之时,恐怕神智已经不甚分明。所做一切全凭本能,你看准时机出手,切不可耽误。就守在那阵眼前的位置吧。”在进入房间之前,芸姨如是对我再次叮嘱了一句。

    “何时才是出手时机?”我心中感觉复杂,可此时也不免紧张起来,如此的牺牲换来辛夷的苏醒,是容不得半点差错的。

    芸姨看了我一眼,只是说到:“你也算身经百战,该出手时自会把准时机。”

    “芸姨”该有的交代已经说完,包括我师父那些事情,可看她就要进去,我还是忍不住叫了她一声。

    院中不知何时已经微雨,虽已是春,万物复苏,但新冒出的草芽儿旁还有着冬日凋零的植物残痕,莫名的应和今时今日,此时此刻有新生,自然会有死亡。

    “还有什么?”芸姨问到。

    我沉默半秒,开口问到:“就算牺牲你和辛叔,又有几分把握?还有别的办法吗?”

    我就像一个到了最后一刻,还不肯放弃微末希望的傻瓜。

    “没有。至于几分把握我并不知,辛夷的情况是破天荒地的第一次,但愿平安吧。”芸姨冷静如初,仿佛之前和我交代时的情感流露只是我的一场幻觉。

    话已至此,自然再无说下去的理由。

    芸姨望着院子,深吸了一口气,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只是在关门的瞬间,留下莫名的一句:“竹林微雨日,再见人两隔。莫道此生已尽头,黄泉无绝期。”

    这,不就是芸姨最后的心事吗?我心中怅然,真的爱情无非也就是四个字历久弥新而已,却有太多的人输在这四个字上。

    但当我从那四句道尽心事的词中回过神来,哪里还能看见芸姨的身影?有的只是这寂寞的雨声,紧闭的大门。

    门关上的瞬间,就如同关上了她生命的大门,关住了所有的爱恨情仇,嗔癫痴怨

    我不知道辛夷的苏醒需要多久?只是惆怅的发了一会儿呆,心中放心不下,又去到辛姨的房间探望了一下辛姨。

    到底还是怕辛姨出事。

    所幸,辛姨还算平静,静静的坐在屋中,笼罩着一层悲伤,又顽强的等待着。

    “我不会有事,我要等着女儿苏醒的那一刻。”辛姨这样对我说。

    我知道这句话不会假,心中微松,想要安慰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是捧着辛姨的双手,用力的握紧了一下,算是表达了所有的情绪,传达了自己想要给她的力量。

    “去吧。”辛姨的声音透着一些乏。

    我点点头,也没有打扰的理由,便走出了屋子,迎着绵绵的春雨,坐在了芸姨所说的,需要我守护的位置。

    微风,却是凉的透骨。

    我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那是芸姨给我的师父之物,还是那个熟悉的牌子pp。

    很难想象师父这样做派的人,会喜欢这样的东西,前前后后收集了不下十几个,对于真正喜欢收集这打火机的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明阳门饭都快吃不起的境地,有十几个已经是着实不易。

    无意识的弹开了打火机的盖子,对于这个小东西我一点儿也不陌生,曾经混迹于俗世的日子,我也收集这个,我只觉得是我喜欢,事实上再直面自己,我明白那是我对师父的一种思念。

    这个打火机是师父送给芸姨的一个留恋,当时离他去镇守那处神秘之地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芸姨借这个打火机给我说起了师父的往事,其实老头儿的一生无非两件大事,一是我和正川哥两个徒弟。

    二就是在收徒之前的那段属于他的飞扬不羁的岁月。那段岁月他在别的国度,有两个生死之交,身份是猎魔人。

    关于那段岁月,芸姨说的不算具体,但凭想象也能知道那一段岁月一定充斥着生死与友情,过得刺激且不一般。

    “你师父在猎魔人的圈子里是有莫大名声的,他们说他是来自东方的神奇阵法师。”

    “其实这世间都一直不太平,不管纷纷扰扰,国度几度变迁。我华夏一直是值得羡慕的安宁,感谢老祖宗为我们做了许多。”

    “呵呵,我扯远了,我只是想告诉你。那个时候的明阳门并非只是你师父一个传人,你还应该有三个师叔的只不过,他们都死在了异乡。死在了猎魔之途上。”

    “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整个明阳门的弟子都跑去了他乡,在他乡不惜生死的猎魔?其实,他们不是为了好奇,不是为了寻求刺激,他们是在躲,为了传承不得已的躲避。”

    “这些你师父应该始终不曾对你说起吧?这本应该是明阳门代代相传的一个秘密。但你师父却曾经对我说过,明阳门已经衰弱之极,应该再次兴盛起来,这一段未了结的仇恨,他来了却。”

    “你问我什么意思?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按理说他进了那个地方,是没有机会再出来了。按理说他也没有那个实力去了却那段仇恨。若要我猜,我只能说明阳门有各种神奇的阵法,而且望仙村不是有那传说中的算天一脉吗?你师父应该是有他的深意吧?”

    “什么仇恨?想想你明阳门山门上的抓痕吧!你师父那一脉躲出去,也就是为了躲他。因为按照那个时候明阳门的实力,正面相迎,必然是门派灭绝的命运。”

    “我所能说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告诉你这些,无非是我猜测你师父因为想要埋藏这个秘密,以至于有两桩心事未了。一是你那些师叔的遗骸未有魂归故里,葬于这明阳门所在。二是当年他的救命之人,也是他生死之交的其中一个猎魔人,已是重病缠身,他却始终未能再去再见故人。如今,我听闻那个人已经故去,可怜从几十年前一别,这对生死好友,再无一见。”

    “你和正川以后有机会,就去了却你师父的心愿吧。带你们的师叔遗骸归故,再去为他那故友扫一扫墓吧。”

    “哦,对了,你师父常用的那个烟斗,就是故友相赠。他喜欢那个打火机,也是因为那故友的原因。”

    ‘啪’的一声,我关上了手中pp的盖子,之前在细雨中还顽强跳跃着的火光也应声而熄。

    我以为芸姨的话能让我多了解一些师父,那个看起来永远迷迷糊糊,嬉皮笑脸的老头儿,没想到却为我带来了更多的疑问和心事。

    我想要知道那个大妖是什么,在哪里?说起来,这更是我应该承担的责任,可是芸姨说到这关键的地方竟是不说,看来多年的故友是不会去破坏师父的心愿的。

    而这心愿却纯粹是为了更加的爱护我和正川哥。所以,隐忍着自己的遗憾,也不曾给我们提起半分他的这些往事。

    可是,他要怎么做?如今,我已是堂堂正正的猎妖人,若然可以,这必然应该是我来做的。

    我紧紧的捏着手中的那个pp,我很想他,那个老头儿。

    年少往事一件件浮现,总脱不了那个嬉笑老头儿的身影。

    在沉思之中,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骤然,一阵狂风四起,在遂不及防之下,吹得人连眼睛也睁不开。

    我猛然回神,只是刹那,狂风就没有征兆的停下,就如同它刚才没有征兆的来一般。

    我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抑,几乎是下意识般的猛然抬头,刚才还带着几分缠绵之日的春雨天儿,哪里还有细雨绵绵时的透澈,我看见的只是厚重的云层压顶,越聚越多,慢慢已经有了乌压压的颜色。

    我抿紧了嘴角,心中没由来的就出现了两个字天劫!忽然对芸姨要我守护的一下子彻底明悟。

    世人有误,认为只要是修行,必有天劫。

    而事实上,人修是不见得有那天劫的,甚至得道之日还会祥云朵朵,风和日丽,一切皆有因果,要硬说不公平,谁让人顶着万物之灵的名头,所以修者也修德行,配上这名头。

    但人是如此,妖修却是必然有那天劫的,天狐三变,天狐三变!三变完成之时,天狐出世!如此大妖,那是怎么样的天劫?

    我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再看了一眼那天儿,云层已经聚集成了厚重的云海模样,翻腾不已。又是起风,却不是刚才那般狂躁,只像是山雨欲来般的局促,吹动着我的头发和衣襟。

    我是修者,只一眼,便能感觉到云层之中拿厚重的力量,厚重到不要说我与它硬撼,就是面对都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可是,我还真不能退缩,为了天狐是以后格局的关键,也为了辛夷是我的女人。要命也只能拿去!

    伴随着这一切的变化,小院的阵法全部都开始莫名的启动,阵法中的能量开始急剧的流转,在我头顶上那一根难看的狐尾,竟然被风吹动的竖直朝天,长毛根根炸起,似乎是与天硬对的桀骜

    也就在此时,房中传来了一声高昂的狐鸣之声(83中文网 www.83zw.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