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爱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庶女桃夭

123.第123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胖团子就很担心了。

    只是她作为一只很会害臊的团子, 也不大好意思去问自家爹爹,给自己相中了谁试图培养一下没有。

    倒是太夫人很喜欢顺昌侯夫人这样拎的清。对这门婚事有了更多的期待。

    虽然说顺昌侯府这大公子实在不是一个明白道理的人, 日后大概也会做糊涂事儿,这脑子不好使又不是一通打就能打明白的,只是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人家儿呢?

    元英自己没毛病, 顺昌侯夫人这做婆婆的没有毛病, 对于太夫人来说, 这门婚事就很是做得。且见元英待阿姣有几分真心, 她便越发对婚事乐见其成。阿姣到底是长姐, 元英这年纪也不小了, 婚事就开始筹备起来。

    胖团子天天陪着宁国公夫人忙碌给阿姣的那些嫁妆,一下子就觉得又把自己未来的夫君给忘到天边儿去了。

    她还忙着读书写字, 做一只有文化的团子, 因此就越发忙碌了。

    因此, 当她在宁国公夫人给自己设立的小书房里认认真真地拿着庆阳伯送给自己的小毛笔写字儿的时候, 就感到头顶叫人戳了戳。

    勤奋学习的胖团子茫然抬头, 就见卫瑾正抱着雪白的白兔静静地看着自己。

    “你怎么来了?”阿妧见了小伙伴儿很开心,急忙拉着卫瑾和自己坐在一起。

    这小书房是宁国公夫人只给她收拾出来的, 别人都不用, 且就在林珩的书房的对面儿, 阿妧一抬头就能看到自家大哥,只觉得这书房令自己满意无比。她喜欢这书房喜欢得不得了, 最近就都在书房里玩儿, 见了卫瑾开心了一下, 就想到了最近冷落了卫瑾,不由红着小胖脸儿小声儿说道,“好久没见了。”

    她最近若有若无地,还是避开了诚王府。

    “你很久没来了。你不来,我就来看你。”卫瑾将那白兔放在桌上,伸手捧住了阿妧的脸凑近了几分。

    精致漂亮的脸就在眼前,阿妧的眼睛呆了呆。

    “你的伤好了。只是还疼不疼?”卫瑾没有察觉小伙伴儿的呆滞,只伸手摸了摸她软乎乎的雪白的小脸儿。

    见阿妧眨着一双黑漆漆,如同奶狗儿一般懵懂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他的耳尖儿突然红了红,侧身垂下了长长的睫羽,许久方才低声说道,“我什么都明白。往后,我都过来看你。”他抿着嘴角抬头看着阿妧,见这胖嘟嘟的小姑娘呆了呆就用力对自己点头,还露出大大的笑容,就也勾起了嘴角。

    “母亲对你有心结,我对母亲说什么都改变不了,既然如此,那府里你去了只会不自在。往后我来找你,好不好 ?”

    卫瑾就细细地给阿妧解释。

    阿妧见他认真地对自己说着这许多的话,不知怎么心里就很感动,握着卫瑾的手就应道,“好的呀!”

    “往后,咱们都不要理周玉。”卫瑾就继续说道。

    “可她喜欢你呢。”胖团子就觉得这话说得很别扭。

    两颗团子这一本正经地说着言情文台词,多么羞耻呀。

    都赖周玉。

    “她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她么?”卫瑾的心灵也很纯洁,看着阿妧就轻声说道,“我只喜欢姑姑,才不会喜欢别人。”

    “哈?”胖团子的汗顿时刷刷地就下来了。

    团子们原来也当真有这般爱恨情仇哇!

    “喜欢和姑姑下棋,一块儿和白兔玩儿,也喜欢和姑姑一块儿说话。”卫瑾板着手指头一句一句地和阿妧说着,阿妧这才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只是她看着卫瑾那精致美丽的侧脸,不知怎么,一颗狐狸心就蠢蠢欲动起来。想到顺昌侯府大公子的前车之鉴,又想到夫君得从娃娃抓起啥的,她就摸了摸自己的胖下巴看住了这漂亮还很真诚的小伙伴儿。看了卫瑾许久,卫瑾歪头看了阿妧一眼。

    他雪白的脸颊都红了。

    “姑姑为什么这样看我?”

    迎着卫瑾那单纯的目光,本想吃把窝边草的胖团子一下子就把贼心给塞回肚子里了。

    更何况,想到诚王世子妃对自己的偏见,她就不寒而栗。

    虽然诚王世子妃对她道歉了,可是就是因为世子妃对她道过谦,阿妧才知道,自己这样下过世子妃的脸面,那世子妃只怕这一生都要对自己有心结了。她恐惧那种复杂的人心,也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很机灵聪明,会讨喜可爱的人。

    如今她讨喜,不过是因为她是一颗团子,可是若日后她长大了,泯然于众人了,那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她想到这里,就把自己的心给缩回小小的乌龟壳里,拿大大的尾巴盖住,小声儿说道,“没什么的。”

    “姑姑有什么心里话,都可以告诉我。”卫瑾就认真地说道。

    “真的没有什么。”阿妧不肯说,卫瑾就体贴地不再追问,只凑过来和阿妧靠在一块儿看她写的字,见仿佛是有了趁手的毛笔,因此阿妧的字儿认真有几分好看,他的眼里就多了几分喜欢,指着上头的一张满满的字儿就低声说道,“有火候了。可以继续写下去。”

    他四处看着这里里外外的摆设,见童趣天真,显然是花了心思的,就走过去看看这儿,看看那儿,满眼的好奇。

    他年少却严谨,自己在王府的书房很单调,哪里有阿妧的书房有趣儿。

    “对了,魏阳侯府七姑娘,后来又有没有找过你啊?”阿妧今日被卫瑾表扬了,顿时就翘起了尾巴,趴在桌子上好奇地问道。

    “姨母来找过我,说她病了,叫我去哄哄她,开解她一些。只是我说既然病了那静养就是,我又不是大夫。更何况难道她病了,我就要去哄着她不成?她莫非比我还要紧?”

    卫瑾走到了阿妧小书桌上,突然微微一愣,稚嫩的手就取了这大大的却矮矮的,可以叫胖团子坐在面前或是站在前方都很方便的红木案桌上一枚小小的却很精致可爱的玉雕来。见这玉雕乃是一只憨态可掬的小狗儿,他又见这是一排十二生肖的玉雕,不知怎么,就回头看了阿妧一眼。

    比这玉雕更精致贵重的摆设都在远处,只有这一套小玉雕却放在桌子上,写字的时候抬头看一眼就能看到。

    “这是靖王殿下送给我的书房的贺礼。”阿妧很喜欢靖王给自己雕琢的玉雕,就显摆起来。

    她雪白的脸笑得明亮可爱,濯濯生辉,如今似乎又瘦了一些,越发地玉雪漂亮。

    卫瑾攥住了这玉雕片刻,短短地应了一声。

    “你喜欢么?喜欢的话……”阿妧咬着胖手指就看着这玉雕迟疑起来。

    “这是一套的,且是靖王叔的心意,不要分开给我。”卫瑾将这玉石小狗放在桌上,见阿妧下意识地就将这小狗给重新放在原来的地方,抿了抿嘴角,却没有说些什么。

    “你有了书房,我还没有祝贺你。”

    “你能来看我,就是最大的贺礼啦。”胖团子决定日后走温柔懂事白莲花儿的路线,总不能终结了团子这职业之后就下岗不是?

    她露出了一个善解人意的笑容,觉得自己这温柔懂事儿贴心跟宫里的赵贵妃也能比得差不多了。然而卫瑾却看着阿妧摇了摇头,小声儿说道,“姑姑不必对我这样拘束。”他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因此握住了阿妧的手摇了摇。

    阿妧歪了歪小脑袋。

    这年头儿,白莲花儿不好使了?

    可是如果变得很任性,很容易变成炮灰女配的呀。

    比如周玉,不就是因太任性,因此才被卫瑾讨厌了的么?

    “那你往后请我吃好吃的。”阿妧最近胃口可好了,不是在书房读书写字,就是跟宁国公满国公府地疯玩儿,此刻见卫瑾的眼睛亮了,对自己点了点头,精致的小脸儿上也露出了笑模样儿,就也放心起来,和卫瑾一块儿坐在书桌前的地上给那只在书房蹦跳了一会儿就跑回来窝着的白兔喂吃的。

    她身边的大丫鬟青梅笑吟吟地捧着一个食盒进来的时候,见阿妧和卫瑾两颗团子窝在一块儿窃窃私语,眼里就露出了欣慰的泪光来。

    那时被南阳侯厌弃的仓皇还在眼前,如今看见阿妧的小日子过得这样快活,无忧无虑,真是太好了。

    阿妧也亲近青梅,见她来了,就招呼她把点心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白兔就凑过来仿佛很想尝尝滋味儿的样子。

    “它不能吃。”卫瑾拦着白兔大爷不叫它吃那重糖重油的点心,这白兔顿时就恼火地对着他踹了一脚,跳出卫瑾的手心儿跑了。

    对于这么泼辣的兔子,阿妧苦逼地跟着卫瑾在花园里追了一晚上,最后对着躲在树后生气的白兔许下了许多的好处,这才抱着它去了后宅。卫瑾是晚辈,虽然身份贵重,却还是来给太夫人请安。他面对太夫人的时候脸上露出几分愧色,低声说道,“都是我的错,没有保护好姑姑。”

    这怎么还成了姑姑了?

    太夫人这是第一次听见这两位之间的对话,顿时就抽了抽嘴角,目视胖狐狸。

    “这,这不是大哥哥要当阿瑾姑父么。”阿妧就急忙讨好地说道。

    她见太夫人哼了一声,急忙扭着胖嘟嘟的小身子卖力地蹭来蹭去,妄图博取宽恕。

    “叫人听见还了得?”卫瑾到底是宗室,若说起来,元秀郡主,七公主才是卫瑾正经的姑姑,这胖团子自己就敢给人家诚王长孙当姑姑,狐狸胆子也忒大了。

    只是太夫人还努力在为她转圜,就对卫瑾笑着说道,“到底年纪小,又与小公子亲近,因此她才乱了方寸。”她话音未落,却见卫瑾摇了摇头,抬眼认真地说道。“姑姑可知道分寸了。太夫人不必担心她。且在外……我不会叫的。”

    太夫人瞬间闭嘴。

    “老太太在为难什么?”见太夫人面带愁绪,阿妧就好奇地问道。

    “你八姐姐病了多日了,这些下人也是势利眼,竟就支支吾吾地怠慢,才叫我知道个详情。”太夫人就轻叹了一声。

    胖团子咬着胖手指想了很久,才想起来自家八姐姐就是林三太太生的阿芝。她的日子过得快活,早就把阿芝给忘天边儿去了,如今说起阿芝竟然还带着几分陌生。

    见太夫人长吁短叹的,阿妧就迟疑地说道,“大概是吓病了。老太太叫人多看看八姐姐吧?”若不是太夫人提及,她不会记得阿芝。因她一想到阿芝,总是想到的都是阿芝那些计较和刻薄,还有种种的小气。

    “我已经叫了太医了,只是说是心病。”阿芝如今病倒,太夫人到底是做祖母的人,难免心里难过。

    林三老爷膝下就这么点儿血脉,太夫人再不喜欢三太太,再觉得阿芝被教养得不好,也还是会舍不得。

    “有时间我得去看看。”因林三太太被拖到庄子上去了,因此林三老爷就在太夫人的强烈要求之下从大理寺后头的官房里搬出来,在那里头住了这么多年,不说有啥难舍难分的感情,只说林三老爷素日里喜欢的衣裳器皿书册什么,许多许多都在。

    林三老爷正忙着带着另一个习惯住在宫中的儿子林羽要搬家,最近是忙了些。可不能林三老爷忙碌的时候,太夫人就把儿子的闺女给看顾病了是不是?

    “既然是心病,等三叔回来,老太太和三叔一块儿去。八姐姐见了三叔,知道三叔还对她好,心病没准儿就好了。”

    阿妧就急忙给太夫人卖力地捶腿,嘴里就小声儿说道。

    “你说得有几分道理啊。”见这平日里就知道活泼捣蛋的胖狐狸竟然还会说出这么贴心的话来,太夫人简直要对这狐狸刮目相看了。

    她垂了头细细地看她,就见此狐狸正高高地翘着尾巴,明明得意得都胖了一圈儿,此刻还努力在胖腮上挤出一个云淡风轻的表情摆手说道,“还好吧,其实我一直都这样懂事的。”她扭了扭小身子,把自己想象成一朵儿盛开在湖中央万众瞩目的胖胖的白莲花儿。

    太夫人的嘴角又是一个抽搐。

    她见这小东西扭着小身子自鸣得意,小嘴巴噗嗤噗嗤笑,就忍不住哼了一声。

    卫瑾明亮的黑眼睛里也露出了笑意来,看着这盛世白莲弯了望眼睛。

    他正看着胖团子微笑,想要伸出手指来戳一戳她的胖腮,却见门外突然闯进来了一个诚王府的下人,见了卫瑾急忙连声说道,“公子不好了,王妃回京了!”见卫瑾一脸迷茫,他满头是汗地说道,“王妃往世子妃的院子去了!”

    在卫瑾脸色微变,对太夫人告辞之后就赶忙回府的时候,诚王世子妃房中的门已经被用力踹开,就见一声巨响红木大门缺了半边儿,世子妃惊慌失措之下,就见诚王妃脸色冰寒,正立在门口看着她。

    她的身后,靖王卓然而立,口中还在说道,“不问青红皂白,先骂了我家团子一通,偏心护短,给团子造成了很严重的心理伤害,就算如今还夜半啼哭,噩梦惊醒。王婶没看见我家团子的脸……她外甥女挠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