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爱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纣王不荒不淫不无道

第八章 占卜之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面对殷政的发问,伯邑考低着头,沉默不语。

    他这副娇滴滴的小娘子样,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殷政将两只手背在身后,几步走到御案旁,盘膝而坐。

    随手拿起一个御案上的甲骨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一边眯起眼睛仔细研究一边问道:“爱卿,你为何会在此处?”

    充满深意的疑问,你丫的没事跑我老婆这里干嘛!聊天数星星劈情操啊!

    “陛下,臣……臣是来此处教娘娘琴艺的。”

    伯邑考俯在地上,毕恭毕敬。

    殷政撅着嘴,将甲骨上的灰吹了吹,然后又抬起手来,仔仔细细地用衣袖擦拭着甲骨上的灰,装逼气息极为浓郁。

    “哦?爱卿是来教妲己琴艺的?但爱卿家远在西岐,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寡人的宫中?”

    按道理说,西岐离朝歌应该很远呐……

    闻言,伯邑考神情一滞,他一直低着的脑袋猛然抬起,面上满是震惊,一双眼睛盯着殷政。

    “大王……”

    伯邑考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又不敢说的样子。

    殷政被伯邑考扭扭捏捏的女儿家姿态给折磨地满头黑线。

    他暴粗口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寡人没功夫陪你在这大眼瞪小眼!”

    温柔的过后是口水的暴击,暴击过后再给颗糖吃。殷政嘴角带笑,咬牙说道:“爱卿呐,快说!”

    伯邑考额头又开始往外沁汗珠了……

    “陛下,是您传我过来,每日教娘娘琴艺的,您……记不起了?”

    “咕咚”一声,伯邑考咽了一口口水,继续说道:“陛下和娘娘大婚那天,您让臣留下教娘娘琴艺,这几日陛下未上早朝,臣也就没有来娘娘的殿中叨扰,今日陛下恰好上了早朝,臣才前来……但却未曾料到娘娘……衣衫……”

    伯邑考说到一半戛然而止,让人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这伯邑考要是个说书的,那……听书人肯定络绎不绝,连招牌话“且听下回分解”都不用说。

    不过听他这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对纣王几日不上早朝颇有些不满呐。

    “唔,是滴是滴,是有这档子事,寡人一时间竟想不起来了,哈哈!”

    殷政若无其事,干巴巴地大笑了几声。

    原来是这样,原来历史的转折点发生在他上早朝的那一刹那。

    按原主纣王贪图美色的性子,他是不会上早朝的,纣王不上早朝,伯邑考也就不会过来,伯邑考不过来,也就不会发生这件事……

    都是这个妲己!要不是她,哪里来的这么多破事!真是个祸害精!

    等事务处理完了,他定要关上门来,好好处置修理苏妲己一番!

    “陛下,有句话臣不知当讲不当讲?”伯邑考抬头,弱弱地问了一句。

    殷政霸气挥一挥衣袖,“但讲无妨!”

    “陛下,您的甲骨拿倒了!”

    ……

    “唔……咳咳,”殷政急忙把甲骨倒过来,“刚才寡人是看这上面有灰……寡人要来擦一擦……”

    在伯邑考疑惑的目光注视下,殷政足足擦了有一分钟的甲骨。怎么拿倒了呢?难道甲骨文与现代汉字是相反的?这个小圆圈代表的不应该是人头么?人头不是应该在上面的么……

    伯邑考抬手用衣袖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一个东西从衣袖里滑落下来,“咯噔”一声,应声落下。

    一块类似甲骨的块状物品掉下来,落在地上,殷政闻声一瞄。

    而伯邑考似乎是很宝贝这个东西,捡起来先是翻过来覆过去,仔细观察有无破损之处,随后又用衣袖擦了好几下,最终小心翼翼地揣到衣袖里。

    万能的衣袖啊!既能抹灰又能装东西。比哆啦A梦的口袋实用多了。

    殷政眯起眼睛继续看手里捧着的甲骨,似是无意间问道:“爱卿,那是何物?”

    伯邑考望着殷政,眼里充满了疑惑,但还是恭敬回答道:

    “回陛下,这是占卜之物。”

    伯邑考虽然不知道殷纣王对于占卜之术是否精通,但大王不至于孤陋寡闻到连用来占卜的甲骨都不认识……

    今日的大王与他往日见到的大王完全不一样,从说话的语气,语言,态度,还有动作,由内而外的不同。

    难道……这苏妲己真像父亲卦中显示的那样,有改变大王乃至是整个商朝的能力?如此也甚好,现如今的大王比以往的大王和善多了。

    殷政眼睛一亮,忙从御案前走下来,问道:“算命的?你还会算命?那能否为寡人算上一卦?”

    他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致地盯着伯邑考,也不知道这古代的算命技术高不高超。

    “陛下,此物不是用来算命的,是预测吉凶的。”

    “噢,那……爱卿给寡人预测一下吉凶可好?”

    殷政甩甩胳膊,松松手腕,扭扭脖子,“寡人最近总是浑身乏力,一度感觉身体被掏空,唉,也不知是什么妖物作祟。”

    “微臣遵命。”伯邑考俯在地上行了个礼,然后起身,走到殿外,四处张望。

    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他要的东西。

    “陛下,臣占卜还需火炉,铁棍等物什……”

    这么麻烦……

    殷政挠挠头,手一挥,“来人,火炉钢棍伺候!”

    一旁侍候的宫人听了旨意后,快速出殿寻找所谓的火炉和钢棍,丝毫不敢有所懈怠。

    宫人的办事速率果然快,不到片刻,火炉和钢棍便奉命拿来,统统摆到伯邑考面前。

    伯邑考先将铁棒放进炉火中烧灼,待铁棒烧得通红灼热时,用夹棒将铁棒取出来,然后将铁棒放在甲骨上轻轻地凿,待凿出一个个小圆点来,才放下铁棍。

    殷政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这占卜怎么就跟铁匠铺里的铁匠师傅打铁一样,铿铿锵锵的,动作一点也不文雅……

    “爱卿,你这甲骨用了多少年了?”

    言外之意是你这块破骨头给多少人占过卜……

    殷政是一向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老天自有天意之类的,可是有时候,他又觉得人类智慧无限大,若是占卜之术纯属瞎扯淡的话,那先人又为何要用占卜来预知祸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